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佛教文摘

走近佛缘-笔墨佛事

时间:2012-12-17 02:36:10  来源:淮北佛协  作者:
  文字有相沐水中
  大千无相浴千尘
    
   
  滴嗒。
  雾气已经起来了,轻轻地关上了银色的水龙头。浴室里很安静,只有几滴蒸汽水珠悠游在淡兰色的天花板上,直到浓度饱和到离开吸附的引力,径直掉下来,落在水面上。
  水,只有融化在水中的时候,她是真实的,可以触摸的真如。生命在水中是流动的,五行中独喜水,于是在水中演绎着她前世今生所有的梦想和劫数。
  浴缸旁边乳白色的鹅状器皿里放了几本书籍,是有关佛的,她喜欢躺在浴缸里看佛经,这时候,就象一条小鱼儿一样回到了大海的故乡。
  温暖的心,被暖和的水包容着,被佛的智慧沐浴着。不知道自己在红尘中的颜色,拒绝自己角色,于是只有在水中才感到温暖,安祥与自在。
  逃避是心灵的本能拒绝,因为还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她需要一种能量,需要一种来自心灵深处的某种触动,或者精神世界的拯救。
  这里静得可以触摸自己的心,可以触及与雾气拥抱的感觉。时间这时候已经不在当下了,没有时间的概念,红颜就在这滴嗒滴嗒的瞬间已经挥手过去了一千年。
  感觉已经老了,独自徘徊在一个无人的路口,红颜,青丝,黑眸刹那间成灰,灰下掩藏着一颗还可以复燃的心性。
   一千年光阴,不是很长,可是也不是很短,跨父追日般的一路跑来,总是希望前方有一片绿洲,可是真的已经追不上你的脚步,放弃吧。如果,你还记得,你会回来的找我的,漂泊中她停止了流浪,回到生命的圆点,在一个空灵的草庵里,绝望而又渴望的等待着,等待着一个奇迹。
  于是一路留下心灵的路标,文字做成相。一组组文字,里面有她全部的灵气和密码。
  这个世界一定会有一个灵魂知道答案的。
  这个灵魂就在水中,已经清晰地感觉到,水,秋水,清水,纯水,净水,菩提水,智慧水,般若水。总之是一定来自心灵的甘露,正如观音菩萨手中的柳枝带来的露水。
  他来了,一脸风尘。五千年了,纵然相隔万年却依旧感觉相识如昨,纵然相逢万载却依然感觉相知千年,睿智的眼睛还留着隔世的符号。
  他端坐在轮回的岸边,禅定入水,在水中发现了一组文字,相由心生。没有人认识他,他却认识来来往往所有的人,包括她。她的过去,她的未来,他已经究天人之际,博古今之道,他在寻找一个衣钵传人。
  禅定中,他看见她在水中独自研墨。他略带沙哑的声音:“孩子,在写什么?”
  “秋水”她在浴缸里竟然听到自己在对自己说话。
  “文字相是什么?”他声音缓和下来。
  “涅槃妙心,实相无相,微妙法门,不立文字,教外别传”。她搬弄自己粗浅的对文字表现的理解是似而非回答着,“文字后面有画,有个意境存在。”
  “孩子,达摩曰:我法以心传心,不立文字。《涅槃经》四十卷,多少是佛说?多少是魔说?经是文字纸墨,文字纸墨性空,何处有灵验?”
  再一次听到他呢喃到“孩子”,心灵一振,一股暖流涌入心田,一种久违的亲切感,她没有父爱的人生,一句“孩子”融化掉所有的委屈,这是爱的声音。
  她知道他是来渡她的,站在五蕴的岸边,回家吧,孩子。仅仅是回家吗?回到心灵的家园,带回来只是一颗四处流浪的心吗?
  “孩子,文字为相,为悟道之阶,自文字言语悟入,以笔砚作佛事。文字纸墨性空,从文字相空演绎出于梦幻中,即梦幻而作佛事,乃佛菩萨之旨也。不同事物之间的共同性,在殊相中发现共相,在特殊中寻求一般,从而打通自然,千江之月,实为一月。”
   她犹如遭到醍醐灌顶般的点醒,大脑暂时一片空白,空杯般的接受着。
  在水中悟道,正是这种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的声音,让她了悟自己今生涂鸦真如的颜色与坐标。
  “孩子,一朝悟罢正法眼,信手拈出皆成章。”话音刚落,顿时他消失了。宛若牵挂着前生的一根心灵的电话线,波段在水中荡漾着一层层的涟漪。
  闭着眼睛躺在暖和的水中,好半天还在刚才的意境中,眼前呈现的是一片极吉祥的暖意,红色变成白色,变成灰色,直到最后什么也没有了。
  出浴后,一边带着耳机听着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“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舍利子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;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受想行识亦复如是。”一边记录下了在水中的文字相:观物取相,得意忘相,以相明意。
   
  语言为心画秋景
  哲思善道悟无形
   
  她又开始涂鸦了,不知道是墨被水融化,还是水欲把墨融化,就着这墨香。她喜欢就这样随心所欲的在键盘上敲打着,语言是什么?文字是什么?
  在最初的心相中还没有去分辨其中的究竟。也许是人需要沟通的一种工具,一种思想转化为可以品味的载体。
  人是需要沟通的,人与人,人与社会,人与自然,自己与自己,在寻找一种渠道,不停地吐故纳新,进行一种能量的互补与交换吧。
  为什么纪录自己,她在想,因为回忆,因为思念,因为快乐,因为真实。所以她选择文字作为游戏来纪录生命的原色。
  时间不多了。
  已经深深的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无声的消失,诗意的浪费,她听到那个古老的声音从心灵的河床里泛起,这是一种奢侈的沟通,是生命与生命的沟通。
  “孩子,经书是佛法,世间法也都是佛法。”
  变得已经什么也不想干了,人生在世间只有十年的春秋,我们一次次来到人间的目的是什么呢。
  历经无数次生老病死,爱恨情愁,衣食住行,喜怒悲哀,悲欢离合……她在求道的路上徘徊。
  “孩子,引渡众生,你是站在哪里?是在书斋与现实之间构建一座性灵的房子,还是独自一人独享佛法的喜悦。”
  她知道自己是渺小的,就生命的个体来说,独自欢喜独自愁。欢喜什么呢?已经闻到一点点般若的水性,愁呢?是一种寂寞,有资格寂寞吗?寂寞是一种境界,决不是孤独,它的感觉来自心灵的强大。
  是的,强大。需要一种强大的力量,那是一种来自心灵的力量,带着宗教和神灵的色彩,可以超越时空的控制,以心传心,以心授道,以心释惑。
  “孩子,你知道吗?你的文字灵性有余,缺乏有术,感受真实就差一句点破天意。局限东方哲学思维的方式,还需要涵盖西方哲学思维以及工具的运用。”
  她沉默了,无言。因为她知道他懂她,甚至比自己还懂秋水。
  曾经有些人路过在水一方,这文字相缘起何处?她似一只兔子一样,连蹦带跳的告诉路人,舞文弄墨,随手涂鸦,自娱自乐,一笑了之。有点玩世顽皮还有几许嬉戏的态度。
  究竟这文字的背后还有一些什么相呢?
  文字在我们表达思想的时候,起到什么作用?语言与人类的关系?这个世界如果没有语言表达思想我们会怎样?在人类没有语言之前,以及后语言时代,文字相存在的关系如何?肢体语言,建筑语言在表达思想时有什么不同?
  有些发晕了,在自己随心随欲码字的当下,真的不知道这手下的文字还有这么多的因缘。
  “孩子,运笔的当下正如禅宗的明心见性,直指人心。看到文字,文字本身有些什么。我们在把思维转换成文字相的过程中,文字不仅仅是一种简单的相素,其中还存在信息的损失,以及阅读思维的能动。”
  她是为秋水而写作的,秋水何许人也?她所有的灵感和能量都是来自秋水的韵律,至于关于为什么这样的原因,还是一头雾水,丈二和尚。
  她开始喜欢并且可以安静的接受他带来所有的反思。她知道自己的文字出于阴柔,感性偏多,理性则憾。觉得读书真的读的太少了,很多都是鱼梗和刺,并不知道融汇贯通,目光短浅,只看到只是自己眼前的一块地皮。回眸人类的历史,中西方文化的脉搏,自己就象一只胆小的兔子,不知道往哪里跑。
  一再汗颜,只读圣贤书。不读万卷书,岂止圣贤书之妙,岂之经典之神。
  “孩子,人类的每一件事情都离不开语言,哲学的语言可以给我们清醒的认识,语言有多深刻,表现的思维就有多深刻。从看到文字,到想到文字背后有些什么,以及文字本身就是什么在大脑中要有一个非常清晰的概念。”
  她感觉自己的思维的眼睛在放大,放大到要看清楚每一个细胞,每一个毛发。
  “知道吗?孩子无论我们用那种方式来表现这个世界,理性与感性的最高境界就是爱。人间大爱,慈悲地,永恒的爱。对真理,对人性,对生命的尊重。”
  最高境界就是爱。她被触电了似的感悟着这几个字。文字背后竟然还有如
  此深刻的使命,是她没有想到的,文以载道,是渡人的小船,可是自己坐在这艘船是否安全了,正确了。
    
   
  见山是山水非水
  平常心境写大道
   
  用生命去爱,用心去感受生命。
  已经把这句话烙在记忆里,作文也是做人。
  她不知道如何活在当下,总是想跑到很远的地方,才感觉自己的存在,总
  是要跑到很远的地方,以为会找到自己要想的东西。
  “孩子,一切福田,不离方寸,从心而觅,感无不通。”
  逃到哪里去,都必须带着自己的心去流浪,这个时候,她看到山不是山,水不是水,哪里才是红尘中的净土呢?
  于是写下秋水美文,在自己的文字相中构建一个完美的世界,把自己放在这个情净的水中去沐浴洗涤,以至于把头从水中伸出来的时候,竟然已经不知今夕是何年。
  是的,没有活在当下,是一种思维的逃避,把时间的距离至少拉长50年的距离,如果还感到危险于是立刻跑到500年前,如果还有一丝丝忧郁,就站在1000年前的时间跑道上,悄悄地回眸这里发生的事情。或者放弃厚重的皮囊,让自己的心性飞到地球之外的远距离窥视着人间的所有故事,为什么,没有安全的感觉,还是不得已逃避当下的时空。
  “知道吗,苦难也是一种美。因为感觉苦难,你是幸福的,因为你是活的。”
  是的,活的,心是活的,它可以与万物同喜同悲,它敏感的触角正是所有平平常常的每一个细节。
  秋水文章都是空灵的美,她没有苦难的感悟吗?不是。只是秋水的眼睛和笔锋把人生的痛苦和苦难过滤了,企图留给读者都是美好的人性。其实,这已经在误导了,因为人生本来就是苦多,面对苦难,我们还有一颗温暖的心。但是正是因为看多还有很多很多的美,才让我们在这个世界一次次轮回和寻找真理和真爱。
  “笔墨佛事,渡己渡人。禅宗的直指人心,把信息可以传递很远,跨越时空的声音,孩子,你眼中的山水就是你的世界吗,是否真正知道有语言与没有语言的区在哪里?”
  她一时语塞。文字相就是山水语言,在没有文字的概念之前我们如何表达储存思想和思维的。她陷入惘然。
  “有这样的故事:古时候,有一路商人要在非洲丛林出发,必须由当地的土人带路,在没有语言系统的时候,古人看山就是符号,现代人对山的印象是一组概念。在山与山之间,树与树之间,古人用心去分辨,于是每一个草木,每一个山脉的变化都会在大脑里留下记忆的痕迹。所以说在没有语言表达事物的时候,这种被称为前语言的思维方式的含金量是很大的。”
  前语言,她还是第一次听说,自己的文字意境莫非早已经形成定格。秋水文章总是走不出自己界定的感觉,但是在表达的时候,因为信息的损失所以很多时候不知所云。
  “孩子,语言是经济的,山是一个符号,文字相的形成的中用最少的数字语言清晰的表现主观与客观的世界。”
  平常心是道。她渐渐明晰写作的功用,这时候,她想起巴金晚年的心愿:“把
  心交给读者。我惟一的心愿是:化作泥土,留在人们温暖的脚印里。”他想做的正是献出他对这个世界的全部的爱,不求回报,不求张扬。让生命永远与作品同在,与读者同在。
  写作是快乐的,至少在当下生命已经获得安详平静,在追问答案的过程中不断寻找自己的本性本心,慢慢揭开自己本来面目。
  我是谁?我已经来到这里,和爱在一起。
  她知道自己缺少一个挖井的道,需要在自家的门口,深掘一口井,直到打通悟道,看见来自心灵的活水来。
  在与上师的神交中,她已经惭愧了,因为她知道自己还打着一把伞在速写自己,真理和智慧打在伞上,她可以感觉一点点,但是因为伞的作用,不能完全感受到真理和佛法的滋润,不能得道的求道是修不成正果的修行。
  夜已经深了,来自心灵深处的对话已经化作般若空性的菩提。六字大明咒在她耳机里轻轻地流淌着,流淌着,嗡,嘛,呢,唄,咪,吽……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
  推窗望月觅清风
  涅磐生死悟佛音

   
  在自己的文字相中洗涤自己的心灵,沐浴着佛的智慧和莲池的宁静。吃饱穿暖之后,我们还需要什么?俗一点就是玩玩文字,雅一点就是游戏文化。
  听见了吗?夕阳已经在树上轻轻的弹着琴弦,黄昏的红润温暖着已经冻僵的心,千百劫来在理想与现实与梦想之间行走,一次次浪迹天涯,又在寻找回家的路。
  打开网络,战争、竞争、事故、非典、疾病、瘟疫、地震、死亡……一连串的不幸,我们的眼睛能感到什么吗?
  这些事件与数字的背后,我们仅仅只是看到的是文字的相吗?放大的眼睛看到多少无名、恐惧、无奈、悲苦、麻木、绝望的心灵。是的,心灵,心,谁来拯救我们。上帝死了,佛陀也圆寂了,谁还在那慈悲的大爱关照众生呢?什么时候,我们可以获得平静的爱,以及高质量的时光。
  我们已经来到这个世界,你的眼睛就是一个世界,一叶菩提,也许,在文字相中已经润涵着行动。
  “孩子,地藏菩萨是最不容易做的,他觉悟后,发誓超度所有的地狱众生,给他们爱,人间的大爱,和魔鬼在一起,用自己的身驱成就佛的愿望。”
  俯瞰人间,观音菩萨用它智慧的菩提水,穿越了几千年的时空,无时不在关注着我们,而我们存在这个世界呢?
  世人内心最为敏感的传播信号——情感,发生了空前的危机和迷茫,在混
  乱的声音中找不飞行的方向,精神的重心和砝码出现偏差,不知道更好地定位自己,没有飞翔的翅膀,没有了安全的感觉。
  自由与丰富之后的痛苦与迷茫,我们的目光放眼希腊、罗马、文艺复兴……
   以及我们的诗经、楚辞、乐府、唐诗宋词、明清小说……一路追溯人类的文明历程,无论我们已经走了多少的路,看了多少的风景,见了多少想见的人,说了多少想说的话,问了多少无明的问题,学道人若不直下无心,累劫修行,终不成道。
  文字也是一种妄相,最高境界既然是无,何来的你我,何来的当下呢?文字留存若有功德力,文字、言说、法坛、戏论,无一不是度众之筏。见道者还有什么安全和不安全之分别?
  已经明白梦中明明有六趣,觉后空空无大千。但是作为一期的生命,几人能逃出地球的引力,逃出爱的吸力,于是只好带着爱旅行。
  人生是一场奢侈的旅行,行囊里空空的,就象一片随风而飘的叶子,无论我们在哪里流浪和漂泊,都是在这个世界上寻找自己和寻找相逢与自己生命有关的人和物。
   一个人的旅途,心中多么渴望和等待一个生命的奇迹,一个可以带飞自己的灵魂,是不是千百劫以来,你也在寻找这个心呢?如果真的是冥冥中的定数,你一定会在今生出现,会来找我,会带着我一起飞翔,一起飞入生命的永恒!
  当我们什么也没有的时候,我们心中只有爱的呼唤和呢喃。生命的时间不多了,几万个日日夜夜,我们独自叩问,我们和爱在一起。用心写下我们之间的感动,无论前方有些什么,我们都会永远祝福对方,牵挂对方,祈祷对方。
  为何想——
  心上有相,相为何物?
  相由心生。
   心为何物?
  在眼为观,在手为作,在足为奔,在耳为听……
  缘何思-----
  心上有田,福田?孽田?
  我还活着,你也活着,你跨越时空寻找,一个曾经未了的梦,只是从一个梦到另一个梦的轮回,只是彼此在圆同一个梦!
  谁在规定我们必须去作什么?于是生存着,生活着,生命着!
  一个人还在生存着的时候,他的生命已在萌芽;
  一个人在生活着的时候,他才考虑生命的价值;
   一个人在生命的时候,他才是一个真正的人,一个万物的灵长。
  原谅所有的一切,悲也罢,痛也罢,欢也罢,乐也罢,把回眸的目光放在
  未来,黑夜过了,就是白天。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我们能不管世间万物,独自一人走出轮回的大海吗?
  该来的都会来,该走的都会走。当生命演绎完成、住、坏、空,当所有的业尽情空后,我们面对大自然的慈悲和厚爱,只有真诚地感谢生命让我们体验到这一切……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分享到:

上一篇:修行的房子
下一篇:放生的希望与牵挂
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
版权所有:淮北市佛教协会
办公地址:安徽省淮北市相山显通寺   办公电话:0561-
备案序号:皖ICP备06010902号